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S屯生活 >外送平台当回到体制内保障 ◎张勋庆 >

    2020-06-29外送平台当回到体制内保障 ◎张勋庆

    十月初国内发生数起外送平台外送员,在工作途中车祸身亡,这时也引发政客发表看法,韩国瑜国政顾问团提议有三,一是受僱劳工加入劳保,或是承揽加入职业工会,再来是立法在非典型劳工给予保障。前新北市长朱立伦,则强力要求,服务创新不该建立在隐形剥削上。
    其实不论是受雇或承揽基本上都是劳工,雇主就该主动帮劳工纳一定的保险,政府劳工单位更该勤查有无不法。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面对低薪和过劳下,出现许多就业型态出现,既有劳动法令上无法顾及,便以资方或雇主立场去开个巧门,从委外到承揽这些名词,纷纷在政客和惯老闆口中朗朗上口,却从不去劳权立场与精神去思考,既是付出劳动力的劳工,雇主若要从他们劳动力上赚钱,又或者你我想从他们身上的到便利服务,那就得给予报酬和劳工保障,政府把不该在立一些专法去服务雇主,而该从劳基法的子法修正或行政命令与解释上,去替这些劳工纳入劳基法内,否则如此下去劳工除了既有公营企业和民营的贵贱之分外,更会存有民营的种姓阶层劳工。如此或许会让经营者成本增加,又或者消费者得在多付出一些金钱才能享受,但假若国人不肯踏出这一步,那只会在资方操作,还有比价下,一直陷在劳劳剥削永远为奴的恶性工作条件中。
    美食外送平台的与时间赛跑工作型态,其实也存在一些电商的网路购物中,又或者电子厂的抢单出货上。让大家很容易直接认定,从事这行便得如此或认命,不然就不要做。然后一直陷在消费者主动积极,替资方剥削其本当付担保险成本和雇用的劳工身上,这是一种新型态的资本吃人主义,现连政府也乐此不疲,然后劳工成了免洗筷之后,这些政客还在高谈啥个非典工作专法之必要,根本就是鳄鱼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