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C轻生活 >大Gasol亲笔:关于那位女性教练,我发自内心的公开信 >

    2020-06-29大Gasol亲笔:关于那位女性教练,我发自内心的公开信

    大Gasol亲笔:关于那位女性教练,我发自内心的公开信

    首先,我想告诉你们一些我父母的事情。

    我在巴塞隆纳的周边长大,我的父母有着非常成功的职业经历。我的父亲曾是一名护士,我的母亲是一位医生。自然而然,我最初的打算是学习科学——在高中毕业后我甚至读了1年医学院,在这之后最终我还是将我全部的时间用在了篮球上面。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追随我父母的脚步继续学医,我的人生又会变得如何。

    我记得人们经常会误解以为我父亲是医生,我母亲是护士——这种误解发生的次数远高于我的猜想。对我来说,我的母亲是一名成功的医生这件事…只是个常识。不过可别误解我的意思:我同样佩服我父亲的辛劳工作和他的职业。但随着我长大,我知道(相比我父亲)我母亲进了一个更严格的学校和专项,因此她有着更突出的工作职业。这并不奇怪,也并不能决定什幺,这只是个事实而已。这种小事情我们根本不会去多想。

    从小到大,我和我的兄弟一直很佩服我父母设立的这种準则。

    现在我已是个成年人,将要在不远的将来成为一名父亲,我更加意识到我自己能提升到这样一种程度是多幺幸运的事。在这条準则下我只关心一个问题——我不在乎你是不是看上去「最适合」这份工作的那一种人,相反,我只看你的能力是否胜任这份工作。

    在这37年中,毫不夸张地说,我从没将我母亲看作一位「女性」医生。

    对我来说,她一直就只是…一位医生。

    当然也是一位优秀的医生。

    我之所以想在一开始先讲讲我父母的事儿,是因为这件事情让我想到我们如今的NBA。具体的说,联盟72年的历史以来,从没有一位女性总教练。更具体的说,这让我想到了Becky Hammon:一位最近成为人们谈论的热点的教练,我在马刺也有幸受其执教。

    但是如果你以为我写这封信只是为了争辩Hammon有资格成为NBA总教练的原因…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这件事显而易见根本不需争辩:第一点,她是名成功的球员——在比赛中拥有一个精英组织后卫的头脑。第二点,她作为助教,并在可能是NBA最伟大的总教练手下成功完成工作。有这两点,你还需要更多理由吗?不过我还是要说——我并不是来争辩这件事的。和酸民争辩教练Hammon的能力让我有种智商上的优越感。对我来说,NBA球队对于让Hammon担任总教练不感兴趣才是奇怪的事。

    大Gasol亲笔:关于那位女性教练,我发自内心的公开信

    然而,我想要做的,是要反驳那些反对教练Hammon的候选人资格的愚蠢争议和观点——再放大的说,是那些反对女性NBA总教练的观点——看上去有些甚嚣尘上了。

    我最常看到的论调,幸好也是最容易反驳的观点是:在最高水平的篮球比赛中,女人不能执教男人。「是的,女性总教练去执教大学女篮,或者WNBA,我一点意见都没有,」但那些反对者说,「但是NBA?NBA是完全不同的。」

    首先,我必须告诉你: 如果你向那些在高水平篮球比赛中实际打过球的人提出这种观点,你会显得非常无知。当然对此我也给出我的简单回应——作为一个在NBA打了17年的老将。我拿了两个总冠军…我曾跟几个这一代最优秀的球员一起打过球…我在体育史上拥有最敏锐头脑的教练中的两位,Phil Jackson和Gregg Popovich手下效力。而这样的我在这里郑重地告诉你们:Becky Hammon有能力执教NBA。我并不是说她执教一定能做得非常好。我也不是说她只是勉强够格执教。我更不是说她的执教水平与NBA的男性教练相当。我只是说:Becky Hammon有能力执教NBA。仅此而已。

    下面我给你们讲个小故事来说明我的观点。今年,在几个月前的一次练习中,我在跟Dejounte Murray演练挡拆战术。这只是个很中规中矩的演练,只有我们两人在半场一侧:我先做出掩护,然后往外拉接球跳投,或者顺下。如果我往外拉,Murray会直接向我胸前传球。如果我顺下,Murray会给我击地传球。就像我说的,非常中规中矩的演练——我们会这样做上百万次。

    然而让我记忆犹新的这次演练的特殊之处在于,在某一时刻,Hammon教练半途打断了我们的演练。助教Hammon、Borrego、Messina围了过来,然后Hammon对Murray说:「Murray,好吧,你的击地传球怎幺回事?传得太低了。你必须把球刚好传到Paul需要的那个地方。重来一次。」然后我们聚在一起更地讨论了怎样能让我更精準地接到球,多加一些力道,然后我就更有机会成功完成上篮。然后我们重複了几次挡拆的演练,交替从球场的左边和右边发起。当然,Dejounte不愧是Dejounte,他很快就掌握了——我们很迅速地就通过演练。但是那个时候的一些片段总是让我难以忘怀。比如说…Becky展现出对于比赛的知识理解水平之高,你们懂我说的意思吧?

    她能从她的眼角捕捉球场各个角落的小细节——然后立即找到问题和它的解决方案。不仅如此,透过她深入浅出的交谈,我们总能得到想要的结果。在我看来,这很好地提醒我们球队成员之间交流的重要性——特别是在NBA这样的水準。于是在此后的剩余赛季中,我再也没有接到过另一颗传得瑕疵的球。

    另一个我见到的酸民们扔出的论调——可能比之前那个更愚蠢——之所以Hammon能胜任到目前这个职位,是因为马刺想透过僱佣她来达到良好公关目的。

    什幺玩意?

    说真的,这都在说些什幺玩意?

    荒谬之极。拜託,我们现在说得可是NBA——这是一个有着大量线上资金的商业联盟,对于平庸之人是零容忍的。同样,我们现在说的可是圣安东尼奥马刺,本世纪最成功的NBA球队之一: 这支队伍出了David Robinson,Tim Duncan,Manu Ginobili,Tony Parker——我说的还仅仅只是名人堂成员。这支队伍曾经连续18个赛季获得50+胜场,在过去20年拿到5个总冠军。

    大Gasol亲笔:关于那位女性教练,我发自内心的公开信

    你真的期望波波教练在发展他的职员时,会与发展他的球员的标準不同?显然不会。

    波波做事的唯一标準是取决于是否这会帮助到球队…很显然这可达不到良好公关。

    「是否会帮助到球队」,这是波波处理事情的分析方式,也是马刺风格的「自我省思」。

    好了,接下来还有一个论调。这个论调愚蠢到几乎我都懒得提它了。但同时另一方面,我又觉得这非常重要。从更深的角度来看,这个论调揭露了联盟的一些问题,也让我最近这段时间想了很多。

    这个论调是,如果NBA里有了女教练,在球员更衣室会有某种…「尴尬」。

    也许看了这个论调你会哈哈大笑。我也知道这是荒谬的。但我觉得这事同样值得稍稍花些时间严肃考虑,一个职业联盟,却有人会说出这幺荒谬的言论,这对于联盟来说才叫尴尬。

    首先,对于这个论调本身: 我的意思是,这论调本身就是站不住脚的。先让我想想怎幺说,毕竟这事本身确实就没啥好说的。球员有特定的着衣区域,教练也有特定的着衣区域。对吧?而且我也确信,在教练的特定区域内,Becky会有她的私人空间。然后重点是——你绝对不可能看到男性教练和球员在更衣时共处一室。这绝不会发生。所以唯一我能告诉你的是,根据我17年的职业经历…那种所谓的「尴尬」论——就像我说的,纯粹是无稽之谈。不管就更衣室而言,还是就幕后而言,在这个联盟中男性或是女性总教练之间确实没有实际的区别。

    大Gasol亲笔:关于那位女性教练,我发自内心的公开信

    但是,当有人提出这样的论调时,我不得不有更深层次的思考——这种思考深深困扰着我。这个想法表明了…当我们这个社会完成种种的惊人进步,我们提高了我们的社会意识,我们为社会多元化和平等化而付出努力,并开始创造一个更具包容性的世界…然而不知何故,体育运动领域却成了一个例外。对有些人来说,体育运动几乎成了他们的避难所,只有在体育这个领域可以维持他们封闭的思想——像是装了我们所有最糟糕的无知想法的气泡一般。不过作为运动员,如果我们对于现状感到有任何的问题,我们必须(正如俗话所说) 「用场上表现说话」。

    所以当我看到这些论调——甚至可以说是笑话——我们不应该允许女性总教练进入NBA,原因仅仅是「更衣室」或是其他愚蠢的理由…我想这只是在提醒我,儘管在过去几年内,我们的联盟取得如此大的进步…我们的联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让我们面对现实:现在世界上几乎所有的行业都在努力提高工作场所的性别差异。这是众望所归。更重要的是——这是正确的。然而NBA要这幺做却必须先获得许可,就因为一些粉丝不希望我们改变…就因为我们是「体育运动」?

    我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希望NBA永远不要仅满足于成为思维最前瞻的「体育联赛」。让我们努力成为所有行业中的思维前瞻者。

    上週,不知你们是否注意到,但太阳聘请了NBA历史上第一位欧洲出生的总教练Igor Kokoškov。

    从任何角度来说,这对联盟都是个非常棒的好消息。但就我个人而言…兄弟,我必须告诉你:这对我来说是个特殊的时刻。自从我被选中至今已17年了——但我仍然记得当初我被选中时一些人的评价。他们说,天啊,不…你不能选一个欧洲人当探花。太疯狂了。要是第一轮后段选他倒是可以的。不管怎幺说这孩子确实有些天赋。但是前5顺位???前5顺位…你得用它选一名特权球员。你需要一个有杀手本能和领导天赋的球员。而这些欧洲来的球员——他们都是软蛋啊兄弟。不行,你不能用3号籤选这孩子。

    当然,最终他们确实用3号籤选了我。而现在,你看,欧洲球员往往都在选秀榜单上排的很高。这已变得很普遍。而今年,看看Luka Doncic,谁也说不準——兴许又是一个来自欧洲的状元呢。

    而教练确实也是这样的情况。 一开始的时候,联盟里没有球队会选择外国人当助教。但是随后一些前卫的球队开始这幺干…接着他们取得了成功。然后你发现其他球队开始有样学样。而现在,Igor被太阳任用为总教练。

    我并不是想用Igor比对Becky,因为我不觉得他们两人面对的情况相同。我只是觉得这事很美妙,你懂的,就是看到NBA的光芒开始投射到更大的世界範围上。因为这确实是个如此大的世界,不是吗?我觉得任何时候只要你能拓展你的视野,去接触那些新鲜而有意义的事物…它只会让你变成更出色的人。

    这也是为什幺我欣喜看到NBA联盟在众多重要的问题上走在前面。我看到了NBA让我们一起参与诸如「黑人生命也重要」之类的紧急活动…我看到了如DeRozan和Love这样勇敢发声并开放自己的心理问题…我看到了我们NBA的总裁Adam Silver参与同性恋骄傲大游行…我看到了像Curry和James这样的MVP一直向公众强调,再出名的人也不能利用他们的平台去为自己的政治和宗教信仰发声…当然我也看到像公鹿这样的球队愿意就空缺的总教练一职为那些有能力的候选人提供面试的机会——不论男性还是女性。

    这些事情在如今的联盟中无处不在,它让我充满自豪。

    大Gasol亲笔:关于那位女性教练,我发自内心的公开信

    因为对我来说,这个联盟——是一个大家庭。而要成为一个家庭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你要成为那个能最挑剔于彼此缺点的人。你要成为那个能毫不隐瞒地把你看到的缺点告诉彼此的人。因为到最后你终将明白,这就是真爱。

    所以说到现在对我NBA家庭想说的话,我觉得是,嘿——让我们一起继续保持如今的优秀成果。让我们为此感到自豪。

    但我们也不能满足于此。

    我们要意识到,一次抗议并不意味着我们解决了这个国家的种族不平等的问题。一次游行并不意味着我们为同性恋权利运动竭尽全力了。一次教练的面试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解决我们工作岗位上性别差异的问题。

    如果换做一个更容易自满的联盟,可能会看着如今的成果——然后满意的说道,好啦,我们做到了,我们完成了。但是NBA并不是一个会自满的联盟。

    这是一个伟大的联盟。

    对我来说,一个伟大的联盟会看一眼现在的成果,然后说,我们已经走出了很长的路,我们也展现出很多的成长…但是我们仍然有更多的成长空间。一个伟大的联盟会说,是的,这是个进步——但这不是我们的终点。

    等着瞧,我们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