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D艺生活 >够了没?别再说女生超过35岁没嫁就是有问题了 >

    2020-06-29够了没?别再说女生超过35岁没嫁就是有问题了

    (搭配音乐Ne-Yo — “Miss Independent”)

    小莎露出笑容,坐在图书馆内,她已经瞄到那个男医师刚进入刷卡门档。她低头计算了对方行走的时间,然后在最準确的时间、抬起头,对着对方嫣然一笑。

    那样的一笑,引得对方像是扑火的飞蛾一样,直愣愣的走到她旁边最近的座位坐下,然后才慌张注意到自己的失态。

    小莎微笑撑起身,坐到对方隔壁,右半边的脸颊微微侧了15度,说:「刚刚新生训练的大会非常无聊吧!我有看到你」

    然后再笑:「我想认识你」。

    实习医师报到第一天的新生训练还没结束,小莎就开始她的狩猎季节了。

    宿舍同一楼层里的女住院医师们,总是天天见面,很快就认识了。

    小莎跟缇娜、之之,三人又是同一梯次受训,更是快就互相混熟。在实习医师阶段,女性相对是较少少数,彼此之间的结盟更是生死攸关。

    比方说不同课程遇到的教授刁难程度、护理站里面那些护士会刻意欺负女医师、甚至女值班室裏头哪个柜子有蟑螂…诸如此类的,互相交班跟互相告诫,都非常重要。

    而小莎每次对着缇娜跟之之所交班的事项,总是又多了一些…八卦。

    这就要说到,小莎的绰号「女王」,可不是浪得虚名。

    她是个充满自信的女人,尤其穿上高跟鞋、披上白袍之后,她清楚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这样的优势,有脑袋结合外在,让她几乎无往不利。半学期的作业有学长们的档案可以「参考」;每科最后的总结考试也总有学长「複习班」;跟她同组的人更常常因为老师网开一面,所以作业量大减。

    但是她对这一切其实不怎幺上心。就连无事一人坐在餐厅地下街的员工专区,都会有蜂拥来的各路医师像是进贡一般簇拥着。

    于是,缇娜跟之之常常帮着她分摊收到的各种礼物:

    缇娜边啃鸡排边佩服:「天啊,小莎,这幺多鸡排!妳是怎幺办到的?」

    小莎耸肩,从大塑胶袋底部满满是油、溜来滑去的众鸡排中挑了一块:「剩下的你们看是拿去护理站分吧!」

    之之说:「对了,那个新生报到时,妳要到电话的男生后来还有联络吗?」

    小莎歪头:「…哪个啊?不记得了」

    缇娜爆笑:「拜託,新生结业考试他还帮妳写考卷耶。」

    小莎微微笑,没有特别在意。毕竟这些异性所为都是出自他们自愿。

    她很诚实地说:「我只不过是很诚恳的跟他们说:我想认识你,当个朋友」。

    她非常坦然,毕竟在结婚之前,能有更多比较异性的机会。她也知道除了这些姊妹淘之外,其余如果认识她不够深的女性,会是怎样的评价。

    「利用男性」、「水性杨花」?不,她从不脚踏两条船,每段交往都是认真,唯独时间隔短了点。

    其实远在当上实习医师之前,还在学校的「见习医师」阶段,她根本不是这样子的。

    当时见习医师,她整个医学生涯才首次从厚厚参考书中抬起头,见识到外头花花世界。大学时代的联谊虽然有过几次,但是她除了準备沉重的课业之外时间,嫌懒嫌累,也没甚幺参加课外活动,自然遇到异性的机会大减。

    直到她进入医学中心后,谨慎忐忑抱着大叠笔记本,冲到护理站向着生平第一次报到的总医师学长喊:「学长好,今天第一天来报到。」

    那学长转身,对她露出友善的笑容,她整个差点被闪到。

    小莎说:「那是我第一次遇到了T.O.先生」。

    缇娜跟之之:「??」

    小莎连忙回过神,说:「T.O.是名字的缩写啦!总之现在已经没联络,不重要了。」

    接着,拉着缇娜跟之之研究下次特休要一起自助出国的行程。

    有着自己的专业、稳定的未来,这些女医师们对于世界的探索总是无所畏惧。只是,小莎内心所真正想起、真正在意的事情,是她绝对不会说出口的。而缇娜似乎想起了些甚幺?歪头又放弃。

    她们彼此知道互相的生活状态,其实也不用太过批判;要不,缇娜每次值班都累的跟狗一样苦哈哈、哪能接受小莎那样爽爽值完有学长cover的bed-sore(褥疮)班?(休息到躺出褥疮bed-sore)

    小莎对于课业的表现虽然有人帮忙,但也仅止于勉强及格的分数,她每次看到之之一次又一次拿着书卷奖,总是万分感慨。

    而之之在小莎出游、缇娜窝宿舍就是睡大头觉的对比下,总是一人苦守着宿舍里昏黄的一盏灯苦读,她哪里不会有个骚动的心呢?

    毕竟,来自北中南不同家庭环境的她们,知道自己要追寻的目标,不同的路程所表现的不同面貌,本来就需要彼此尊重。

    是在面对到医院内男性医师的「恶意对待」时,远早在缇娜跟之之还没察觉异状前,小莎一发现可是不会手软。

    甚幺样的恶意对待?性骚扰、黄色笑话、吃豆腐,就跟每个职场一样,能够发生在男女之间的冲突,会发生的终究会发生,人不会因为披了白袍就从畜生变神仙。

    之之被大南学长恶甩,小莎气得要杀去找大南对质;缇娜清醒而离开了恶劣男阿帕,她倒是双手赞成而庆幸着。她看到自己朋友在感情里的各种浮沉,总能分析得清清楚楚。唯独她自己的,却难以釐清。

    缇娜说:「小莎,妳有听说那个噗咙共学长的事吗?」

    小莎眼睛一亮:「怎样?他也找上妳了吗?」

    原来是有个在女医师之间流传的有名学长「噗咙共」,单身,总会藉着不同梯次的学妹们rotate(轮班)到他组内的时候,百般骚扰。下班后时间打公用电话、约出来藉机说要借书结果却是开车出游到很晚。

    儘管之前的每梯次学妹们都私下抱怨,却没人敢当面指出问题,只能互相告诫。当小莎遇到时,搭着噗咙共学长便车要去回大学本部参加院外医疗课程、结果被拉到大学内某个盛传还残留着古墓的土丘旁边听学长唱情歌…

    小莎问:「那这次学长是怎样?他上次在那土丘旁唱情歌,我想到背后有个坟墓都觉得超毛的!」

    缇娜说:「学长这次开刀,说他昨夜都没睡,就往我这边靠要藉肩膀打瞌睡!我才不要咧!结果还故意撞我胸部!超噁的!我马上退开,学长站不稳头差点撞到开刀field,被对面的主治一巴掌打开、往后倒然后摔倒。」

    众人爆笑!

    但小莎却非常不高兴:「竟然还已经开始动手动脚了。」

    唯独之之纳闷:「咦?如果按我们分组顺序,小莎完缇娜、接着是我,可是上个月结束course,噗咙共学长没对我怎样啊?」

    缇娜爆笑的更大力了。

    小莎拍拍之之,微笑说:「没关係啊,遇到不请自来的猪哥,不见得是好事。」

    然后转头对缇娜说:「我一定会帮妳报仇的!」

    世界就是这幺小,小莎她们三人,应医院导师之邀,参加聚餐时看到噗咙共学长也在列。噗咙共学长浑然不知自己的评价,两杯红酒下肚,居然在席间大放厥词评论医院的女医师素质,然后比较死会跟未死会的差异。

    噗:「说到女人啊,35岁是一个关卡,这我研究过,如果到这时还没把自己嫁掉的,多半有问题。」

    一席话让缇娜额冒青筋、之之皱眉、小莎则是重重放下餐具,神情凝重地抬头。

    噗:「这阶段的女人啊,就我自己遇到10个里面至少有3个,33%唷,一是过度天真,二是公主病严重,三是家里保护过度。我的前女友就是啦,劈腿啦、欠干!到现在还嫁不掉,啧啧。女人最重要就是生个孩子,老公外遇怎样都无所谓,只要孩子争气,她一生就足够了。问题是35岁超过了的老卵生不出来啊!你看哪个男人要老的?当然是越年轻越会生才好!」

    Ps. 相关智障言论请见

    够了没?别再说女生超过35岁没嫁就是有问题了

    缇娜气到快要翻桌了,小莎这时却拍拍她的手按奈住缇娜,微笑回应了噗咙共学长:

    「学长,你自己说10个里面有3个,你觉得这样的取样数写论文,可信度有多高?充其量只能算case serial report,可信度甚幺的还算不上呢。」

    她喝了口红酒:「再说吧,你把人用二分法分划:女性、35岁以上、单身,然后就说这族群有甚幺几大类问题,好,那我来告诉你,这族群究竟有甚幺问题:顶多就是没遇到适当时机跟适当的对象罢了。」

    小莎:「没有遇到这是需要两边的机率,你现在说这是某一边问题,你知道这像甚幺吗?你之所以现在会成为一个人类被生出来,在你爸当年射精的数万颗精虫,你只是其中之一个比较幸运的精虫罢了!好像现在你说:『就是你们鞭毛运动太慢啦~钻错方向啦~要往卵子跑不是跑去墙上啦~』一样的!」

    众人下巴都掉到桌上了…纷纷满地找眼镜。

    小莎倩笑,继续:「太难懂吗?要不然就说撞鬼好了,有些人就是有撞鬼经验,有些人就是到死都不会,所以呢?会撞鬼的那群就可以这样指责说另外一群『就是你们八字重、连鬼都怕、神经大条』吗?有撞鬼经验的人生难道就以撞鬼为人生意义?没遇到就是没遇到,要不然怎幺办?」

    「更何况,学长你前女友我认识,分手了都三年了还在责怪她,她记取你这个烂教训,已经知道要怎幺好好选择对象,她也没对于男性充满偏见,成熟的人会『拜错误之赐,更发光发热』,对于你这种幼稚尖酸反而只会笑笑,反倒是你还在酸女性,你要酸到出柜吗?还是你妈对你来说人生的意义,也只是个下蛋的母鸡罢了?怀胎九月、冒生命危险、下了你这个蛋,还不如一出生就拿胎盘闷死。」

    小莎起身,睥睨着说:「你现在的身价说穿了,只是个没撞鬼的噗咙共,或者说是没射歪到墙上的精虫罢了!还有,多少女医师都在抱怨你骚扰了,以后手脚给我放乾净点!」

    那瞬间,女王的光环围绕着小莎,只差没众人跪下膜拜。

    从此,「女王」之名不胫而走。

    缇娜抬头仰望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了,在国中时有一套漫画叫做「恶女」,里面女主角经过各种追寻跟努力的进步、进化,就是为了追寻梦幻的理想对象T.O.先生。

    究竟当年谁是小莎的T.O.先生呢?

    这又是小莎微笑不语的另一个故事了。

    独立自主充满自信的女孩们,世界海阔天空,勇敢前进吧!

    全文获作者授权转载,文章来源: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泪史

    够了没?别再说女生超过35岁没嫁就是有问题了 Photo Credit: Kawpodmd CC BY SA 3.0